台大金融科技專家廖世偉 談區塊鏈對台灣業者的機會

央行投資的台灣財金資訊公司,9月邀集各大銀行與農漁業合作社,共組區塊鏈平台;除了是讓所有想應用區塊鏈技術到金融服務的國銀免費入場外,也希望能鑽研技術,為金融業者創造價值。近日並發函主導成立金融區塊鏈技術研究與應用委員會,開始討論企業金融與消費金融服務上的應用。

業界人士透露,之前有人向各大金融業者每家索取數千萬台幣,跑馬圈地式組聯盟,聲稱幫忙操作區塊鏈議題,但對於技術及其如何應用閉口不談,並要求特定日期前繳費再說。「簡直是鬧劇一場,還好財金公司趕在那之前,以政府的高度,為業者解決了一個麻煩」。
484393-1-g53r6
台大區塊鏈專家廖世偉建議,台灣需要趕快培育發展區塊鏈需要的人才

這也代表在國內外媒體對區塊鏈和金融科技的報導,雖然引起了大眾對此新科技的好奇與興趣,可是在大眾對區塊鏈的概念與應用的認識尚未深入之前,的確也是最容易因為資訊的不對稱,而有斂財問題的發生。

區塊鏈科技能為我們創造哪些價值?又會走向何方?DIGITIMES專訪由Google退休返台任教,現擔任台大金融科技與區塊鏈中心召集人的資訊工程系副教授廖世偉,解析區塊鏈技術的原理、對台灣業者的機會,以及未來的應用方向。

問:區塊鏈是什麼?

答:區塊鏈是比特幣(Bitcoin)發明人中本聰所發明的記帳技術,從比特幣誕生後的每一筆交易都被記錄在一個網路區塊上,每個區塊會記錄上千筆交易,大約每10分鐘就會產生一個新的區塊,並與上一個區塊串連在一起,就是我們說的區塊鏈。一旦某個區塊被納入鏈中,就不能再被更改或刪除,而這是全世界共用的同一條區塊鏈裡,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到這些記錄,並且驗證這些交易。

中本聰用共識演算法,建構出這個多中心的信任機器,可以回溯追蹤,而且不可竄改,解決了過去存在中央保存單位紀錄可能遺失、可能被重複紀錄、或是被偽造等問題。他把它稱為「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是進入數位金融時代的核心技術。

區塊鏈是基礎建設,是第二代的互聯網(TCP/IP),就像道路、橋樑、水和電一樣,政府若要花幾億元在區塊鏈旗艦計畫上,經濟部應該要把納稅人的錢投在應用上,才是能創造價值的東西。例如做了一個能源區塊鏈雛形,或是把區塊鏈應用在食品安全上面,因為有創造出價值,就能算得出KPI。

區塊鏈除了加強安全性以外,可以節省交割和清算的效率,有助於資產流動性。此外,它的可驗證性,讓交易流程公正、公平、公開,也降低交易雙方的風險。

問:什麼樣的應用才算是花在刀口上?

只會有特定對象受惠的,例如銀行方面的應用,如果銀行覺得區塊鏈可以幫他們省錢,或是提升效率等,就是創造價值,那他們自然就會去做。科技業則是全力擁抱區塊鏈,因為馬上要著手工業4.0,如果全部上區塊鏈,則會大幅提高效率,節省成本。

政府應該做的是召集一批專家來開發公共利益相關的應用,例如這個食品區塊鏈,能追蹤食品所有原料的來源。比如說,一杯咖啡,杯子上會有一個QR碼,你用手機掃描後,就會出現一個樹狀圖,每一種原料是誰提供,一目瞭然。

問:可否說明區塊鏈作為信任機器的功能?

答:在「台大幫幫忙」有一個區塊鏈票券平台,你可以透過追蹤系統看到裡面我和學生的測試記錄,我們一共出了300元台大幣(與新台幣等值)到這專案裡,提撥的每一塊錢,也都會清清楚楚地記錄在區塊鏈上面。

以前募資就像個黑箱,如果跟你募款的人把錢拿去炒地皮,你也無從知道。可是我和我的學生在這上面實現了「多重簽章」的功能,錢要再往下一關走,在我、我的學生和募款方當中必須至少要有兩個人簽章同意,才能放行。

這就是多中心的精神,把一個原先如果募款方沒有誠信就無法控制的流程,轉為可控制的。例如大陸紅十字會的善款被拿去買奢侈品還在網路上炫富,讓很多捐款的人非常生氣,信任沒了後,以後再也不會捐款了。如果可以確保這些交易是誠信的,那麼捐款人就能夠信任這個募款平台。

但有一件事,讓我有點失望。台大幫幫忙上線半年多了,我去各地演講並且演示給人看,但是截至今天為止,上面卻只有我和我學生兩個人的交易。可是呢,上個月馬雲用區塊鏈打造透明捐贈的新聞出來了,支付寶超過4億的用戶要捐款也好,眾籌也好,統統都上區塊鏈。台灣年輕人的創意和能力都不差,可是落實的能力不行,到現在也還是只有300元。

半年前我們曾找某宗教團體談,希望能把區塊鏈技術應用到善款捐贈平台上,他們那時候沒有太大興趣,但馬雲的新聞出來後,他們就來找我們,因為他們也擔心如果大家都選擇連到馬雲的平台上去,那麼錢就全都跑到大陸去,不會留在台灣了。

我們當然希望,每一個節點的交易方,都願意接受虛擬貨幣、上區塊鏈,這樣每個流程都會被記錄下來。可是如果他兌換成新台幣了(意即從虛擬走向實體,O2O),那就不是我們資訊工程能控制的問題了。

問:是否有一天真的達到無現金社會,每一筆交易都能追蹤得到,大家對於區塊鏈的疑慮就不再是問題?

答:也不盡然。像是乙太坊才被盜走超過10億台幣的虛擬貨幣,這都是成長的陣痛。我們現在就像1992年網際網路剛開始的時候,大家對未知充滿了疑慮,那時候很多人的電腦都不敢上網。

大陸現在就有一個計劃,他把人民幣冠字號的鈔票上區塊鏈。同時要求ATM和商場、銀行點鈔機也要能登錄冠字號鈔票,每天定時清算有收到多少張冠字號鈔票,這樣就能追蹤部分金流。但是這個世界是不斷演進的(evolutionary),很難完全管控。

2016年初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Davos WEF)預測2027年會有10%的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會上區塊鏈,這我覺得比較可信,但如果說明年能有數位新台幣出現,不太容易做到。

尤其金融界知道區塊鏈是個顛覆性的科技,他們不會想走這麼快,但新竹工業園區的業者擁抱區塊鏈相對積極,很多遠從新竹來台大上我的課,因為這個科技不是顛覆他們,而是提供他們自動化、智慧化的工具,讓工廠更有效率。

很多人認為比特幣的徒子徒孫貨幣會先普及,然後用區塊鏈去中介化,取信於人,我的看法剛好相反,必須基礎建設、信任機制先出來,虛擬貨幣才有可能大量的被大眾接受。

上一代網路創新已經到了拐點,我們正處於一個網路科技的文藝復興時代。就像電腦與電腦互連起來以後形成互聯網一樣,未來愈來愈多的區塊鏈也會連起來成為一個網,而我們的資訊工程軟體人才還不夠。國家與其要投資基礎建設,我建議不如投資在軟體人才的教育上。

數位經濟需要開放、有制高點、創造價值、由下而上(bottom-up)等條件,才能蓬勃發展。支付只是這裡面的軟問題,我們已經落後世界很多,不能不追,非追不可。

2016/10/20-林昭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